顶点亚游集团ag8|官方 > 疑云迷踪 > 第96章 你是谁?我是谁?

第96章 你是谁?我是谁?

?热门推荐:
????一楼大厅,脚下的水泽因为她用力踩在上面,溅起一片水花。

????滴在嘴巴里有一股咸咸的味道。

????那辆她在c市从别人手里花几千块钱买来的二手两厢车就停在那里。

????身后,那个人的尖锐的哈哈声依旧,但她听得出来,离她还有一定的距离。

????希望就在眼前。

????钥匙插进锁孔,心跳更加快了。

????然而,事于愿违,车子启动的嗒嗒声,一直在挠着自己的心窝子。

????那个恐怖的笑声越来越近,可车子怎么也启动不起来。

????那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一楼的大厅里,她没有选择,只得选择放弃车子,奔跑在一片水沼里。

????身后那个人笑得特别放肆。

????“我说过,你跑不了的。”

????她回头瞅了他一眼,他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,仍旧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。

????猝不及防,前头水沼中一块看不见的石头,让她一个踉跄,绊倒在水中。

????那种和着青苔的水溅了满嘴满脸。

????身上的衣服湿透了,透着冰凉的寒意。

????爬起来的时候,她看到那个人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,朝着她举起了手中的棒球棍。

????那一栋孤独的大楼在她的眼中慢慢地消失不见,她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。

????醒来的时候,头疼欲裂,她想应该是那根棒球棍的杰作。

????夜色朦胧,外面应该是下雨了,而且雨势不小,伴随着阵阵雷声,本来就潮湿的大楼,从外面飘进来大量的水气。

????这一场雨是春天给夏天的见面礼,预示着这一场雨过后,整个世界就是夏天的主场。

????一道闪电从没有窗棂的窗框里划了进来。

????她看清了,那个脸上涂着白色油彩的人就坐在她的对面。

????这个地方相当空旷,不知道是在大楼的第几层,但从地上凌乱摆放的那些残破的桌椅来看。

????以前这里一定是医院的会议室。

????会议室不小,中间有一个立柱。

????而她就被一根长长的铁链固定在这根立柱上,她试着动了动,束缚住手脚的那根沉重的铁链带来一阵钻心的疼痛。

????低沉的声音代替了那个尖锐的声音。

????“你醒了。”

????然后,一束光亮直直地打在了她的脸上,刺激着她的双眼。

????她闭了闭眼睛,将头移了移,企图避开那道剌眼的光。

????但不行,无论她朝着哪个方向移动,那道光始终跟随着她移动。

????然后伴随着他那低沉的,如来自地狱的笑声。

????“洛亚,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。”

????她一惊,她是谁?洛亚?她是他口中的洛亚吗?这就是她一直以来要寻找的答案?

????“你是谁?”

????“哈哈,老朋友见面,你还认不出我是谁吗?”

????“老朋友?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洛亚,我是秦小漓。”

????“哈哈,秦小漓?你以为你说你是秦小漓,我就不会对你动手了吗?”

????她明白了,他的目标是那位叫洛亚的姑娘。如果她死不承认,他会怎么样?

????“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叫洛亚的姑娘是谁?但我,本来就不是。”

????“哈哈,看来j给你下的蛊不浅啊,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。”

????“哼哼,我不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的人。除非他(她)是疯子。还有j,这个人是谁?我压根就不认识他。”

????“哼哼,洛亚,你别傻了。其实你心里很清楚,j就是你身边那个道貌岸然的谦谦君子。是他为了得到你,而对你撒了一个弥天大谎,而我们这些城市猎人,不过都只是他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。”

????“我不明白你所说的是什么意思?我是小漓,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,我的身份毋庸置疑,岂是你一张嘴随便说一说就能改变的。你所说的那位叫洛亚的姑娘有可能只是和我长得相像而已。”

????“姑娘,别在我面前逞能,其实你从f市一路跟我到这里,不就是想证明你是谁吗?我不信你还有其它的原因?”

????“这么说,你其实一直就知道我跟着你的?”

????她在想,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?他在耍的什么把戏。

????“是的,其实我一开始并不确定是你,但是你身上那一股我所熟悉的玫瑰香水味出卖了你。”

????“世界上用这一款香水的人多的是,你凭什么认为我就是你所说的那个姑娘。”

????“我当然不确定,因为在你出现之前,我一直认为洛亚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你不知道,当一个猎人还没有出手的时候,他的猎物就自己挂掉了,你想一想,是不是特别的失望。我一度认为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?是你的再一次出现,让我又看到了希望,姑娘,你很荣幸,你就是我的终极目标。”

????他将手里头手电的光亮更加坚定地映射到她的脸上。

????“瞅瞅,相同的一张脸,我相信世界上即使是双胞胎也是有细微的区别的,可你这一张脸和洛亚那一张脸没有半分区别。在c市,我知道你一直躲在洛家那栋楼里,你是我手中的猎物,我特别高兴你和我玩的这一场捉迷藏的游戏。我故意接近洛家的那个老家伙,你果然上钩了。大晚上的一直跟在我的车子后面,一路跟着我来到了太平镇。你说你不是洛亚,你为什么会一直住在洛家的那一栋小楼里?别跟我说,你只是单纯地认为那栋楼里没有人住而已。镇上的招待所还有很多都空着的,你为什么不去住?”

????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她竟然无法反驳,自己为什么一去太平镇就直奔那所房子里去?为什么自己知道那个阳台可以通同二楼的房间?为什么她知道阳台上那道门的钥匙其实就在洗碗池下面的瓦罐里?

????她语塞“我……是路征告诉我的。他跟我说起过在这个镇上有个朋友住在镇上28号,我只是去碰碰运气,我觉得那个地方很好,所以就借住在那里而已。”

????他有些恼怒,手里的手电筒焦躁地晃动了好几下。

????“别跟我扯那些没有的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是谁。这些天,你可真是辛苦了,一直躲在那个潮湿的林子里。那天晚上,我只是小试一下,你果然就上当了。姑娘,跟我斗,你还嫩了一些,你以为你躲在衣柜里我就发现不了吗?你不知道,猎人的鼻子都是很灵的,你身上那一种玫瑰的香昧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。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揭穿你吗姑娘?”

????。